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侯耀文收徒仪式"极不严肃" 称相声处冷冻期(图)

侯耀文收徒仪式"极不严肃" 称相声处冷冻期(图)

2019-05-15 15:12

侯耀文收徒仪式"极不严肃" 称相声处冷冻期(图)



侯耀文(中)与两个新弟子在一起
点击此处查看其它图片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昨天上午,来自辽宁抚顺的曲艺作家荆林野和来自天津的曲艺演员郭德刚,按相声界的传统仪式行礼拜师,分别成为侯耀文的第21、第22个正式弟子。侯耀文在发表“收徒”感想时表示,目前中国相声“太弱小、太分散”,他呼吁业界加强团结,吸纳新人。

  仪式“极不严肃”现场笑声一片

免费畅游内蒙古大草原 中国政法大学直读研

三星电子再助2004WCG 漂亮mm无敌法宝!!

  进门先拜师是相声界的传统,而侯氏一家在相声界的影响更是不小,昨天的拜师仪式成了相声界的一次盛大聚会,老少相声演员来了五十多位。老友相见,免不了开开玩笑、抖抖包袱,再加上仪式主持人刘全刚插科打浑,现场笑声一片,热闹非凡。

  著名相声演员常贵田、石富宽、师胜杰作为新人的引师、保师、带师出席了拜师仪式。三个人师傅刚当上几分钟,就开起了徒弟的玩笑。常贵田一开口就说石富宽是侯跃文的搭档、师胜杰是侯宝林的弟子,所以指导之责全在他们俩身上,把自己推了个一干二净,直到有人点破他逃不掉的师叔身份(侯跃文、常贵田都是天津相声名家赵宝琛的弟子)才“无可奈何”地“面对现实”。为祝贺侯耀文收徒,贾振良和另一位师兄送给他一个硕大的玉雕,三人立即跑过去问:“什么东西,是不是引师保师带师每人一个?”在他们的“纠缠”下,贾振良只好答应每人送一个,而且个头一样大小。

  很多人的记忆中,侯宝林先生带徒要求非常严格,众人“不怀好意”地问侯耀文怎么“调教”弟子。侯耀文忙解释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他认为学艺的动力在于自我激励,只要弟子们专心致志、踏踏实实,他自然是倾囊相授。据了解,包括荆林野、郭德刚在内,侯耀文共收了22名正式弟子(有一名是女弟子),其中奇志等人已经名声在外。

  慧眼识徒两弟子均小有名气

  荆林野是辽宁抚顺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业余相声表演,并创作了大量影视、曲艺作品。2001年,在辽宁举办的一场大型文艺晚会上,担任总导演的荆林野结识了前来演出的侯耀文,后来荆林野到北京发展,为多家电视台的曲艺节目撰稿,这期间一直跟侯耀文学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荆林野比较了二人转和相声的不同,他说两者的区别在于温火程度不同,二人转特别直接,是暴风雨式的,而相声温文尔雅,是雨露滋润式的。荆林野表示,拜名师有利于磨合两地风格,尽快融进北京的文化氛围。

  郭德刚自幼学习评书、评剧等,是曲艺界非常活耀的青年演员。上世纪90年代他曾获全国青年相声大奖赛三等奖,2003年在北京相声小品邀请赛上以相声《你好北京》获组委会特别奖。剧了解,一年前,郭德刚和侯耀文曾在央视“周末喜相逢”栏目同台演出过,后来郭德刚通过侯耀文的师侄表达了想拜师的愿望。

  侯耀文对郭德刚的评价是“基本素质非常好,传统段子比许多专业演员懂得都多”,并认为他已经“比较成熟”,而且三十出头,年龄正合适,所以减免了“考验期”,破格录取。郭德刚说,通过拜师他能够名正言顺地进入曲艺行业,对自己学艺及创作、表演均有极大帮助。

  相声没有“不景气” 现正处于“冷却期”

  在接受采访时,侯耀文再次强调了国内专业相声演员只有250对儿左右这一数据,这说明相声界“太弱小”,难以承担它的“喜剧天命”,他解释说:“专业演员”是指正式文艺团体中登记在册的、仍在从事表演的相声演员。中国曲协分党组副书记黄启钧也认为该数据能够说明曲艺界的现状。

  侯耀文不认可“相声不景气”的说法,认为在文艺界,相声占据一个很理想的位置,每年的春节晚会仍把“相声、小品、歌唱”当做三大支柱。所谓“不景气”主要是指从业者不敬业、不创新、不奋发造成的。

  侯耀文认为相声目前已经走出低谷,正处于一个“冷却期”。他预计两年左右,相声的艺术水准将恢复到当年的最高水平,但何时能够重现上世纪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初那种辉煌,还需共同努力、耐心等待。侯耀文还表示,活耀于东城区文化馆的周末相声俱乐部,让演员重新进入剧场,这是重振相声的重要实践。据了解,荆林野和郭德刚都曾在俱乐部演出过。信报记者刘易/文张珂/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