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访谈 > 李薰,中国冶金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

李薰,中国冶金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

2019-06-17 05:49

李薰,中国冶金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



1

2015年2月,在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年度人物颁奖典礼现场,一尊奖杯被放置在烛光和白玫瑰花前。奖杯属于三个月前刚刚过世的师昌绪,给他的颁奖词中这样写道:“八载隔洋同对月,一心挫霸誓归国,归来是你的梦,盈满对祖国的情,有胆识,敢担当,空心涡轮叶片,是你送给祖国的翅膀,两院元勋,三世书香,一介书生,国之栋梁。”

师昌绪,中国著名材料科学家、战略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2010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

1948年,师昌绪赴美留学。20世纪50年代开始,师昌绪为争取回国,进行了长期斗争。大家都知道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20世纪50年代摆脱美国人的羁绊回到祖国的故事。但大家或许并不知道,在1955年春,美国公布的允许76位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名单中,师昌绪的名字也在其中。回国前,导师柯恩问师昌绪,为什么回国?是不是嫌工资少,还是地位低?

师昌绪回答说,我是中国人,在美国像我这样的人多得很,在中国像我这样的人却很少,很需要。

1955年6月,师昌绪回国,来到位于沈阳的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工作,成为中国高温合金材料研制事业开拓者之一。他领导开发的中国第一代空心气冷铸造镍基高温合金涡轮叶片,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掌握自主开发这一关键材料技术的国家。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需要,生来就得为国家做贡献,这是我唯一的目的。哪里需要发展,怎么发展对中国有利,我就敢干!”师昌绪就这样为祖国工作了一辈子,直到90多岁了,他还在天天上班,编辑《材料大词典》,并为国家新材料的开发和利用献计献策。

让师昌绪施展才干的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位于沈阳市文化路72号。走进研究所的大门,一眼就能看到一座高大的铜像,那是为研究所第一任所长李薰所立的。

比师昌绪年长5岁的李薰来到沈阳的时间是1951年。

1950年初,中国科学院计划局局长、著名科学家钱三强给远在海外的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冶金学院负责人李薰博士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诚挚邀请他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曾在4年前托词谢绝国民党政府领导的“中央研究院”回国就职邀请的李薰,这一次欣然接受,摆脱了各方面的纠缠和挽留,毅然回到祖国,受命筹建中科院金属研究所。

1951年冬,李薰来到东北考察,他将金属所的地址选定在当时还是一片荒地的沈阳南郊五里河附近。从此,这里诞生了闻名世界的沈阳金属研究所,而李薰也成为中国冶金科技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中国成功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发射第一枚重返地面的人造地球卫星、造出第一架超声速喷气式飞机、建成第一艘核潜艇……这些中国重大装备的关键部件和材料的研究中,都有李薰带领金属所做出的创造性贡献。

2

在新中国的感召下,从世界各地回到辽宁工作的专家学者不止李薰、师昌绪二人,还有中国植物学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刘慎谔,著名土壤地理学家宋达泉,中国催化科学的先驱者之一、著名物理化学家张大煜,著名固体物理学家葛庭燧,著名冶金学家、东北工学院第一任院长靳树梁,中国电缆工业创始人之一娄尔康,著名柞蚕专家贺康,石油化工专家顾敬心,新中国著名飞机设计师黄志千,著名心血管内科专家潘绍周……

我们不厌其烦地列举他们的名字,因为正是他们给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带来了科技之光,也正是他们,奠定了辽宁今日科技大省的地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辽宁科技人员匮乏,科研基础薄弱,现代科学技术几乎是空白。这一时期,辽宁得到了全国的支援,而新中国重工业基地的无穷魅力吸引着来自全国的科技人才。1949年,中南、华东地区50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来到鞍钢工作;1949年到1950年,东北人民政府招聘4500名科技人员参加东北的经济建设;1952年,6000余名上海高校毕业生抵达沈阳。“一五”期间,国家又从全国各地动员和抽调近万名科技、管理人员来辽宁参加建设。到1965年,全省市级以上科研机构达到124个,专业技术人员发展到18.7万余人,与1949年相比,科研机构增加14.5倍,专业技术人员增加44.6倍。

就这样,新中国一次又一次听到了来自辽宁的科技创新之声。

比如第一台3000千瓦水轮发电机、第一台晶体管计算机、第一台20万千伏安变压器、第一根无缝钢管、第一架喷气式歼击机、第一台大吨位桥式起重机、第一座超声速风洞、第一台透平压缩机……所有这些贡献,都饱含着科技工作者辛勤的付出和不懈的努力。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使辽宁的科技工作进入历史上发展最快的时期,迎来了科技发展的第二个春天。今日辽宁,又以一大批新的科技成果、新的科技产业,再次成为中国的骄傲。

回首往事,可以自豪地说,在祖国通向科技强国之路上,辽宁奉献出了她最优秀的人才、最杰出的成果。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辽宁的科研人员从解放初期的数千人激增到数万人,共完成科研项目1900多个,其中有4项获1956年中科院首次颁发的科学奖金。20世纪60年代,我省科研工作也有长足进步,重点攻关任务是加速农业技术改造,加强新兴技术研究,狠抓新型材料、电子元件、精密机械和特殊设备的研究试制等,同样也取得了一大批令人瞩目的科研成果。

在厚厚的历史文献中,我们偶然发现了一份1957年国务院发出的《关于高级脑力劳动者食用植物油补助供应办法的通知》,规定对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每人每月在当地的食用油定额之外,补助供应0.75公斤植物油。今天,当我们总结尊重人才与科技腾飞的关系时,我们是不应该忘记艰难岁月里这0.75公斤植物油的。

3

时间进入到新时代。2018年2月25日晚,在韩国平昌举办的第二十三届冬奥会落下帷幕。

闭幕式上,下届冬奥会的东道主北京,用8分钟的表演惊艳了世界!

24名中国轮滑演员和24个带着透明冰屏的智能机器人,借助高科技实现的影像变换,在舞台上滑出漂亮的曲线轨迹,相映成趣。一个个中国人带着喜悦与自豪的笑脸出现在透明冰屏上,大声说出全体国人共同的心愿:2022,北京欢迎你!

这场视听盛宴,是科技与文化的交织,是一个正在走进新时代的中国,用她最高端的科技成果向世界展示新的生机与活力。

我们这里要说的就是北京8分钟的主角——冰屏机器人。

冰屏机器人的生产者,是沈阳市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它可是在中国机器人行业数一数二的公司,在世界上也是响当当的。而“新松”这个好听的名字,来源于一个人的名字,他就是被称为“中国机器人之父”的我国机器人学奠基者、已故著名科学家蒋新松院士。